他应该是华语电影史上最重口味的导演了

原标题:他应该是华语电影史上最重口味的导演了

上周看到一条新闻,确切的说应该说是“讣告”,台湾著名导演牟敦芾逝世,终年78岁。

“牟敦芾”这个名字对90后、00后同学比较陌生,但对于80后一代来说,可能代表着很大面积的童年阴影。

挺久没更新冷知识板块了,这期就来聊聊牟敦芾,这个华语电影史上极为独特的导演,论“重口味”的程度,也就只有桂治洪能跟他杠一杠了。

先做道语音辨析题,牟敦芾这仨字儿该咋念呢?

牟(móu)和敦(dūn)没啥问题,关键是“芾”字,有说念“fèi”,有说念“fu”,他在Wikipedia上的英文名是“Mou Tun-fei”,想来念“fèi”的可能性大点,但“敦”也没有“Tun”的因啊。我也搞不太清楚,反正多音字,你挑个顺耳的念吧。

1941年牟敦芾出生于山东,那时正值抗战,山东是较早被日军占领的地区,除了中学课本上提到的“济南惨案”,其实还发生过多起有计划的屠杀,日本人甚至在鲁西动用过生化武器。

牟敦芾的童年在这样的暴行环境下度过,后来拍出那么血淋淋的作品,就能说通了。

1949年,父母带着8岁的牟敦芾去了台湾。

青年时期牟敦芾考入国立台湾艺术大学编导科,六十年代学校甚至连教学的设备都木有,只能去影院看电影自行拉片。

1969年,牟敦芾拍摄出他的第一部作品《不敢跟你讲》

这部电影涉及到了师生恋,所以被台湾当局给禁了,里面有当时只有24岁的归亚蕾阿姨。

后排大胡子是牟敦芾,最右是归亚蕾

牟敦芾的第二部作品《跑道终点》也被禁,因为牵扯到同性情节,当时这个话题是不能拿到台面上说的。

拍完《跑道终点》后,牟敦芾去欧洲和中美洲等地流浪,以教中文为生,5年后选择前往香港发展,签约当年正如日中天的邵氏影业。

1977年牟敦芾拍出签约邵氏后的第一部作品:《枪》,被收录在《香港十大奇案之五:奸魔》里,看这片名就知道不是啥善男信女。《枪》讲的是两个青年捡到枪后犯下谋杀罪,为了逃避警方追捕亡命天涯,第二单元则由桂治洪导演,讲强奸犯阿才与警方斗智斗勇的故事。

《香港十大奇案之五:奸魔》

这片子我看过,当时主要是冲着桂治洪去的(他的后半部分尺度确实更大),拍的也并不算多好,影片公映后票房一般,但邵氏对牟敦芾还挺满意。

在当时的香港电影界,桂治洪已是响当当的邵氏主力导演,没人能想到,不久后,牟敦芾会和他相提并论,号称“邵氏两大邪片导演”

桂治洪和牟敦芾

同年,牟敦芾拍摄《Melody of love》,中文叫《包剪碴》,这仨字儿是不是粤语里“剪刀石头布”的意思?

《剪刀石头布》

《包剪碴》是泡妞闹剧,票房不错,但没啥牟敦芾风格,里面有年轻的李修贤。

当时邵氏风月片大行其道,邵逸夫便找来牟敦芾等4个年轻导演,让他们拍色情版的《红楼春梦》,没别的要求,就是要激情四射。

这部我也看了!确实很香艳,还有拉拉情节,不过那个时代的风月片演技都比较浮夸.....片子上映之后让邵氏影业赚的盆满钵满,邵逸夫对牟敦芾自然更加青睐。

1980年,牟敦芾一口气执导了《连城诀》、《打蛇》、《碟仙》三部电影,其中有个共同点,都是“很黄很暴力”。

《碟仙》和《连城诀》我没看过,只看过让牟敦芾一鸣惊人的《打蛇》,这可以说是他的第一部代表作。

《打蛇》讲的是一群人蛇(偷渡者)到香港,想要前往“钻石山”,却不幸落在了蛇头手里,打劫人蛇在70年代末的香港已经成了一门生意,人蛇亲友被勒索带钱赎人,否则会遭虐打甚至丧命。

牟敦芾用变态娱乐的手法把“人蛇”的悲惨命运展现在观众面前,凭借精彩的剧情,完整表现偷渡客对香港的虚幻憧憬,当人蛇真的跑到“钻石山”时,看到木屋痛苦感叹道“我不相信这里就是钻石山”

牟敦芾电影中人的表情都非常可怖,让人忍不住汗毛直立,极为Cult,不推荐普通观众观看。

《打蛇》上映之后遭到很多非议,虽然票房不错,但因为它的题材过于赤裸敏感,邵氏集团也感到不安,邵逸夫提醒牟敦芾“不要过界”。

在几部重口味作品之后,牟敦芾觉得邵逸夫嘴上是艺术,心中都是生意,于是有些心灰意懒,刚好内地的电影公司找他,于是牟敦芾主动与邵氏解约北上,拍了《大大小小一家春》和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两部作品。

这两部电影口味比较“清淡”,其中《自古英雄出少年》在不少80后的心中属于经典,还在中央六播出过,剧情是简单的打打杀杀,牟敦芾找来的都是真刀真枪的武术运动员,和同时期的《少林寺》差不多,反正那时候内地也没啥特效可言。

当大家以为前邵氏大导演就逐渐泯然众人矣的时候,牟敦芾拿出了一部让人瞠目结舌的作品,他至今大部分的声誉都是拜本片所赐。

它就是1988年的《黑太阳731》。

从片名就能看出,这是一部控诉日本军国主义恶行的作品,把日本的“红太阳”国旗说成“黑太阳”,嘲讽的非常直接。

牟敦芾拍这个题材是有生活的,毕竟他在抗战期间一直生活在山东,虽然是童年,但一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电影讲述二战前夕,日本扶植满洲国,在哈尔滨建立从事细菌武器研究的731部队如何利用活人进行试验的故事。画面极为血腥恐怖,里面很多镜头直到今天,想起来依然让人不寒而栗。

比如零下几十度把人的双手全冻上,然后放到热水里,皮肤马上剥落,只剩下骨头。这个女演员,就是牟敦芾的亲外甥女,当时拍摄的时候痛苦不堪,老哥你太狠了.....

牟敦芾还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,为了营造真实的恐怖气氛,他去医院买了十几具真正的尸体,你脑补一下演员和真死人在一起拍戏的场景,我真勒个去了。

我到现在也想不通,当年的审查人员心太大了,我明白是想培养大家的爱国心,但看看《英雄儿女》也就行了,那时我们都还是宝宝啊!

但牟敦芾这么做,绝不是为了猎奇,而是让中国人不要忘记这段惨烈的历史,为了拍摄《黑太阳731》,他遍走美国日本寻找资料,特意在电影片头片尾加入了两句话。

好一句“友好归友好,历史归历史”,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:“只要日本人一天不道歉,我就将他们的恶行拍下去。”

牟敦芾遵从他的诺言,果然没有停下脚步,时隔7年之后,拍出了《黑太阳之南京大屠杀》。

这部作品沿袭前作的风格,剧情简单粗暴,非常赤裸,内容的核心是南京大屠杀的场面,控诉日本军队在中国犯下的罪行。

这部作品和《黑太阳731》有不同的命运,为太血腥骇人了,最终在内地禁止公映,所以想来看过的同学不多。还有个说法是给吴子牛的那部同名作品让路,我觉得不太可信。

有一个石碑上摆满了人头的镜头给我留下极深刻的印象,尺度太大我就不放了。

禁映让牟敦芾非常难过,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名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导演,拍摄南京大屠杀完全是为了用实录的方式,记录日军在中国的暴行,不过内地没有分级制,这么血腥确实不好办。

在执导《黑太阳南京大屠杀》的同一年,牟敦芾和李华月合作了人生中的最后一部作品《血恋》。

电影的重口味依然很重,简直可以算是A片了,俨然港版的《感官世界》,当然在内地不允许上映,香港被划入三级。

随后牟敦芾搬去了美国,从此彻底淡出影坛。

牟敦芾凭借血腥、暴力、毫无掩饰的写实风格,注定在华语影史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,而他也留下了“禽兽导演”的名号。

我觉得这跟他拍过风月片有关系,风月片就是一种极端的意淫,而后来他为了反叛风月片,跑到了另一个极端:最赤裸的展示。

其实我没有很喜欢牟敦芾的作品,觉得他太“直”,把人性的阴暗面直愣愣的就挂在哪儿让你看,让你害怕,我认为电影还是要“蒙着一层”才好看。

但牟敦芾不愧为一个我手拍我心的电影艺术家,就用这篇小文纪念他留给我的童年阴影,愿他在天堂可以肆无忌惮得书写自己的艺术。

上次推了个高性价比浴巾,这两天再放同一个供应商的另一款,价格一样,稍薄,配色更中性一些,感兴趣的同学点下面的小程序卡片。

我要收藏

0 条评论

  • 全部评论
  • 正在加载…

    加载更多

    没有更多了

    手机
  • 福州俺去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闽ICP备13020983号 © feiy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热线:0591-85667788